董明珠虽然赢了,但她和雷军面临同样的困局

2019-03-29 20:11 来源:易采站长站 作者:曹和平 点击: 评论:

A-A+

原标题:董明珠虽然赢了,但她和雷军面临同样的困局

近来,一场10亿赌局的揭晓引发了各方面的关注。五年前,在央视年度人物的颁奖礼上,还是手机行业新锐的雷军曾对家电业的大佬董明珠立下赌注:“五年之内,如果我们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总输我1块钱就行了。”一贯雷厉风行的董明珠也强势回应:“要赌就赌10个亿!”

在立下这个赌局时,两位备受关注的企业家都可谓是信心满满,尤其是掌舵格力的董明珠女士。作为家电行业的龙头企业,格力具有全国性和国际声誉的单一产品——格力空调。当时,整个社会对于“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制造”的口号坚信不疑,而董明珠的格力已经获得了世界级品牌声誉,她离那个标准只有一步之遥了。

CCTV第十四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颁奖现场,董明珠和雷军定下赌局,

并现场请马云做担保人(图片来源:网络)

不仅如此,在当时,全社会还公认董明珠的业态和小米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在立下赌约的2013年,小米全年营收约为266亿元,而格力则是1200亿元——两者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但从2014年,电商刚刚崛起,小米作为新锐的业态模式,以黑马的姿态获得了全国性的声誉。所以雷军的赌注其实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表达了他对于自己模式的信心,对超越董明珠的前景的期待和渴望;第二,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活跃气氛的同时也希望获得全世界的关注。果然,这个10亿赌约确实起到了这个效果。

当结果揭晓,雷军输了吗?我认为并没有。当年小米和格力是不能比的,一个是百亿级别一个是千亿级别,雷军敢于出这个狂言,而五年之后,小米和格力在营业额上的差距仅仅只有250多亿,更不用说无论是营业额的增长率还是净利润的增长率,小米都将格力甩在了后面。

而这250亿左右的差距,雷军到底差在了哪里呢?恐怕这要追溯到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这一年半的时间内,小米将战略的重心偏移到了手机关联产品例如小米手环,以及健康医疗类器械上。小米是用“俱乐部电商”的形式来经营和生产的,俱乐部的一线消费者反馈的信息是这类产品的市场需求非常大,于是小米在这方面就集中了很多精力,但事实证明,这条道路究竟应该往哪个方向走,不确定性太大。而这失去的一年半却是中国手机市场大洗牌的关键节点,小米正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迅速滑落,被众多玩家追赶和超越。

2015年时雷军向媒体展示“小米手环”(图片来源:东方IC)

但这种误判并不能归罪于雷军本人。事实上,如果对标格力,小米这样的新兴业态所面临的不确定性比传统行业要大得多。比如生产冰箱,生产目标相对确定,企业需要做的只是把车间制造成本压低,把产品做到同行业最好,而产品的样子不会变化很多,因此质量和管理是传统行业的核心变量。

但是,对于一个生产手机的企业来说,所承担的创新风险和战略风险远非质量和管理能够涵盖。再加上小米这样的新兴团队,经历的发展波折和管理的惯性很少,在结构上还没有完全成型,摇摆性比较大。换句话说,小米并没有输多少,只是因为他的管理控制性变量的不确定性,带来了一年半的浪费而已。小米如果在治理结构和发展战略上不出大错误的话,它胜过格力只是时间问题。作为一个上升期的朝阳行业,小米的盈利模式、竞争模式和成长模式是格力无法比拟的。

既然胜负未分,小米和格力的这场竞争看来还会持续下去。很多人会将小米和格力的这场赌局当做是目前“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较量,我认为,这两个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这是两个从金融领域学来的名词,而在产业界,很多人忧心“虚拟经济”,也就是像华为、小米这样的科技公司,高速增长和扩张会挤占传统制造业如格力的生存空间,造成经济的“虚化”,这种把两者对立起来的观点是非常不科学的。如果以一个自然人做比较,“实体”或者说传统的制造业相当于人的骨骼与肌肉,而“虚拟”或者说科技企业,智能设备制造业则相当于人的神经系统、循环系统和消化系统。一个70公斤的人在这些系统的运作下可以生活自如,而如果骨骼和肌肉代表的“实体”一下子长到了700公斤呢?显然结果将是难以为继。

由此可见,所谓有系统集成成份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一样有“实”的成分(金融也一样)。两者是一个有机配套的关系,而不是说一味做大实体经济就一定有好处。对中国这种制造业占世界35%以上份额的国家,发展大的系统集成变得更为重要,而不是成天骂“虚拟经济”,这样很有可能把发展实体经济需要的系统集成也给带上了。未来的发展不是哪种经济发展得越快越好,而是配套和整合的配比关系理想与否。

小米面对新时代的发展,站在了一个产业比较优势的位置上,但是从全世界的平台上看,要迎接这个挑战,它依然是很脆弱的。小米的脆弱表现在它目前还是停留在销售、生产、交易和技术的联合体,并不完全理解这个时代,并不理解智能和智慧的结合,以及互联网发展带来的新经济业态方式。

董明珠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虽然她的团队与战略更稳定、风险更小,但在“如何理解未来”方面,显然她更伤脑筋。其实在过去5年里,董明珠比雷军走过更多的弯路。从格力手机的偃旗息鼓,到投入巨资的新能源汽车并非新技术,销售出身的董明珠面对技术出身的雷军,在未来世界的理解效率上要差一个数量级。董明珠有她的赢面,但是由于她理解模态的内在封闭性,我个人判断格力的转型难度比小米大得多。

格力真正的转型领域应该是“智慧房间”——RIM(Room Information Model)。基于RIM的第三方智慧单元将会是董明珠在她的行业能够引领未来机器制造的最大一个风口。

华为与苏宁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众多科技企业纷纷瞄准“智能家电”市场(图片来源:东方IC)

智能有四个特征:第一个是感知(Feeling),第二个是存储(Storing),第三个是传递(Pass-on),第四个是反应(Reaction)。具有这四个功能的系统单元就叫做智能。智能最好的观察单元是六个月到十个月的婴儿,一个母亲摸孩子皮肤的记忆一年半左右。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类的这种能力实际上是在退化的。

而智慧是高级的智能,它比智能增加了长期记忆与场景唤醒(Environmental Recalling)的功能。这就好比一个6岁的小男孩钻到桌子底下捡铅笔,抬头时撞到了脑袋,60年后,当他钻到桌子下面做同样的事,这个场景就再次浮现出来,使他在抬头时下意识地避开桌子。这个唤醒行为的过程是个自我行动和实现的系统集成过程,不是简单的反射,而是系统整合性的行动(Systematically Integrated Reaction),这就是智慧。这种智慧实现的最好形式,不仅可能是人,也更可能是第三方独立物理单元。董明珠如果能基于RIM模式把她的空调做成这样一个第三方智慧单元,那她就赢了。

同样,对于雷军来说,小米目前的优势是“俱乐部电商”,这是一种把人们的生产行为、交易行为和消费行为内部化整合为一个单一的企业管理形态,它切合了数字时代企业的范式。而在不远的未来,只有生产出新一代的智慧单元为基础的第三代智能手机,才能在千军万马攻智能的时代,和华为、苹果、三星和今天成长起来的微软有一拼。

战略是企业发展的命脉,同时也是企业的决策者所需要承担的最大风险。当我们分析格力与小米的例子不难发现,两家企业在战略转型时无一不在不停地“试错”,就像一系列的新事物如AI、VR、AR等纷纷涌现时,所有的企业都不知道未来能够成为真正爆发点的到底是什么,最后难免陷入“赌一赌”和“试一试”这样“随机模型”(Random Walk)的非理性战略中,又或者是决策者过于自信而孤注一掷,浪费了人力财力,错失了企业发展的大好时机。

 

小米和格力之争,并不能简单认为是两种经济模式之争。

而前面所说的“智能”和“智慧”恰恰是这种随机性的反面。它所涵盖的是一种“形而上学”对于未来业态的指导。第三方智能智慧单元就好比是一栋医院大楼,当你踏入它时,它就会像一个会诊大夫那样对你进行全方位的感知和分析。因此,未来的智慧生活并非人们以前认为的人形“机器人”,而是任何不拘泥于形态的无机物构成的第三方智慧和网智慧。华为的折叠屏手机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未来智能单元的思路——智慧单元的形态应该去耦合人的各种感知器官,不仅仅是眼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可以长成手机的样子,可以长成房子的样子,也可以是汽车的样子,更可以是网的“虚软”样子。在未来的智慧生活中,前面几种东西,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个第三方的智慧单元。

其实,宇宙就是这样一个“超级智慧”。在这个意义上。大爆炸理论是错误的。它并非宗教描述的那样,而是一个无穷大的感知、记忆和唤醒的单元,而我们人类正在做的,正是用我们科技,一步步去接近这个终极的“智慧单元”。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场价值10个亿的赌局所能激起的浪花是微不足道的。无论是雷军还是董明珠,他们的企业都在为了提高营业额的数字、扩大规模而努力“走出去”,经略世界市场,这已经成为了中国企业的必修课。非洲有9.3亿人,印度有13亿人,巴基斯坦有1.7亿人,孟加拉国有2亿人,菲律宾有1亿人,越南有小一亿人……恐怕亚非拉这十几个超级人口国家是走出去的新战场。

但亚非拉只是基于现在的技术填补市场的空白。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不仅有技术不突破,简单地复制“外延式增长”,也有让要素之间的配比关系发生变化,组合质量变化,用技术增长加贸易推动的“内涵式增长”。然而,我们真正的“蓝海”是所谓的“普罗米修斯增长”。

当人类不会用火,只能栖居在树上、蜗居在岩洞深处时,寿命和生活质量是非常糟糕的。而人类一旦发现并学会使用了火,从此就有了清新的空气、美味的熟食、更长的寿命……多少万年后,没有火的猴子待在北京动物园里,有火的“猴子”已经用上了最新款的智能手机。

企业在亚非拉的拓展可以带来10%-20%的增长,走向“第三方智慧单元”带来的GDP增长则是10倍或者20倍,依靠战略性产品和战略性技术引进的“普罗米修斯增长”,则会让经济增长达到怎么想也想象不到的程度。普罗米修斯增长正在向我们走来,中国的战略性企业不能错过这样一个机会,只看见手边的红海看不见未来的宇宙。如雷军、董明珠这样的中华民族战略型企业家,也不能只看见眼前的吃穿而看不到能点亮未来的“战略升级”。

中国企业的“普罗米修斯之路”,任重而道远。

【易采站长站编辑:秋军】

  • 0
  • 0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