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2019三年寒冬 第三方支付行业之变

2019-12-07 23:58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作者:admin 点击: 评论:

A-A+

原标题:2017⇆2019三年寒冬 第三方支付行业之变

中国的钱包制造商,太难了。

有着“中国缝制设备制造之都”美誉的浙江台州,如今已经找不到专门生产钱包的企业了。

要知道,这里的路桥区峰江街道,在2017年之前曾有300多家箱包厂商,其中半数以上都生产钱包。

现在,要么砍掉生产线,要么转型。

钱包产业的制造利润,降至冰点。

即便是中国最大的小商品生产基地——义乌,也仅仅只有很少的人生产钱包,而且多半是外贸单,用于出口,生产要求极高,但销量同样在下滑。

时代在抛弃钱包生产企业时,连个招呼都没打。没有人能料到,打败钱包厂商的,竟然是生产手机的。

而这,仅仅是移动支付发展洪流中,所产生的一个意想不到的影响。

高山之后必有峡谷,打败钱包产业的移动支付也有起落。2017年,移动支付的发展开始“落”了。

站在2019年的年终回头看,2017年是第三方支付的强监管年。这三年,可以称得上是第三方支付的寒冬,而现在,乍暖还寒。

一、监管之变:管理到治理

2017年之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线上有不断增长的电商交易、发展如火如荼的互联网金融,线下有横扫国内的条码支付,再加上让支付机构“躺赚”的备付金利息,以及见不得光的黑灰产,支付机构的利润率,并不比让自己人都“不好意思”的银行差。

不过,躺赚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

源头是《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国办发〔2016〕21号),其中对于第三方支付提及了三个方面的整治:备付金管理、断直连以及无证经营。接下来的政策组合拳,开启了第三方支付的强监管之年,监管在行业中所刮起的风由微风陡然转为飓风。

在2017年,仅是文件号就有响彻行业的10、209、217、281、296、248等政策,还有14、45、21等其他文件。监管范围从上到下涵盖了清算组织、金融机构、支付机构、收单及聚合支付机构。

文件很多,政策很多,但是中心很明确,即“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有关部署,落实国务院关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管理的主旨也很明确,对经营支付业务的机构,要“断直联,清理无证经营,保证合规,缴纳备付金”。

随后两年的政策与执行,基本遵循了上述文件的精神。

到了2019年,情况有了些许变化。互金整治工作成果显著,网贷风险基本出清,转型有序进行。而第三方支付已经全面完成断直连工作,解决了多头连接、内部黑箱操作的风险。备付金全额上缴将“灰犀牛”关入笼中。无证经营全面查处,二清、黑灰产等违法违规行为基本得到整治。

【易采站长站编辑:秋军】